央媒怒怼常用药大涨价1000治一次感冒电子处方进医保或可降药价

发布日期:2019-08-03 21:27   来源:未知   阅读:

  7月2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连发两篇文章《药价怎么了》和《常用药涨价别太任性》,曝光常用药,特别是临床急需的常用急救药、抢救药价格疯涨现象,对成因进行分析,并直言:决不应拿患者的生命做交易,对于当前一些常用药出现的苗头性问题应该坚决遏制。

  感冒光感冒药就花掉将近1000元;两盒肠炎宁近100元;心脏急救的100片过去4元,现在60元左右,还常常断供……《人民日报》在其报道中详细罗列出多款常用药上涨现状。

  可以看到,近年来在原料上涨、人工成本上涨等名目之下,大批常用药走上了疯狂涨价之路。据业界统计,大批药品价格越来越高,甚至有部分药品,如谷维素片,短期内涨价幅度甚至超过了3000%。

  同步,诸多知名OTC产品如太极集团藿香正气口服液、云南白药气雾剂、川贝批把糖浆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涨幅。东阿阿胶在连年涨价之下,目前零售价甚至直逼6000元/公斤。

  而在药品价格连年上涨的背后,垄断之下原料药价格的上涨、药品零售药店经营成本的升高等,都被认为是主要原因。

  事实上,在《人民日报》发文之前,国家领导人已经多次强调“常用药、急救药,决不能断货,决不能任性涨价”。在此基础上,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相关部门也曾多次开展整治行动,对实行垄断的原料药企业等进行严肃查处。

  在集中采购环节,多地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也相继对无正当理由涨价、不能保证供应的企业进行了纳入不良记录、拉入“黑名单”等处罚,并结合进口药降税降价、带量采购等集采环节的改革措施,进一步压低药价。

  可以看到,《人民日报》在《常用药涨价别太任性》的最后还特别提到,期待有更多更管用的办法出台,给任性涨价的常用药划出红线。因此,业界分析,以此次《人民日报》发文为开端,新一轮针对药价不合理上涨的整治行动即将启动。

  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自2018年以来,许多家庭常备药品以及一些常见低价药都出现了涨价。

  某品牌的感冒灵,在北京过去购买只需要不到10元,而现在价格已经稳定在18元左右,北京的部分地区甚至都超过了20元。

  太极藿香正气液过去的价格是在15元左右,而2018年一度涨到23元左右,而现在在药店的价格已经上涨到28元左右。

  2015年起,东阿阿胶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2018年12月21日,东阿阿胶对外发布公告再次将其重点产品东阿阿胶出厂价上调6%。至此,东阿阿胶在市场上的零售价逼近6000元/公斤。

  2018年3月1日起,甘肃兰州佛慈制药对浓缩丸、大蜜丸、水丸、口服液、胶剂、颗粒剂、片剂等多种剂型的100多个产品进行全线提价。

  云南白药胶囊从32元/盒调整为39.8元/盒,云南白药气雾剂从27.3元/盒调整为41.6元/盒。

  分析原因,《人民日报》指出,成本上升是主要原因。可以看到,太极集团藿香正气液调价公告中指出,其原料苍术不断涨价,导致生产成本上升,是其涨价原因。

  而对于化药制剂,其原料生产垄断对药价影响较大。由于此前原料药生产需要药监部门审批,造成相关企业数量较少,竞争不充分,容易出现垄断。

  《人民日报》在报道中指出,中国一家原料企业最多对应169家制剂企业。而此前数据显示1500种化学原料药中,50种原料仅一家企业取得了审批资格,44种原料药仅有2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仅3家企业可以生产。

  在这样的格局背后,一旦原料药生产企业提高供应价格,制剂企业就要提高价格应对。而如果原料药价格上涨过快,制剂企业由于参加集中招标采购等原因不能及时调整价格,就会为避免亏本而停止生产,市场上就出现了断供的情况。

  此外,生产环节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针对经营企业的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等,需要企业有相应的软件硬件投入。同时,近年来环保升级下,生产企业厂房、设备升级改造投入等,也都提高了生产成本。

  《人民日报》在报道中同时指出,常用药涨价除了与上述客观原因有关,还与包括企业利益在内的主观因素有关。

  如:廉价药不能给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且容易受上游原料价格影响,因此,无法保证常用药供应;原料药生产企业形成垄断,主导原料价格,进而导致药价上涨;以及流通各环节的垄断、“包销”,导致药价上涨;等等。

  对此,《人民日报》直指,常用药特别是临床急需的常用急救药、抢救药,是患者的“救命药”,一旦供应保障不上将会威胁群众的生命健康,决不应拿患者的生命做交易,对于当前一些常用药出现的苗头性问题应该坚决遏制。

  事实上,近年来,对于恶意垄断、哄抬物价的行为,有关部门已经多次出手予以打击。特别是,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成立以来,已有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和成都华邑药用辅料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四川金山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台山新宁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等因为涉嫌垄断,收上千万元的巨额罚单。

  结合《反垄断法》的修订,反垄断执法体制机制的建设,以及国家药监部门将原料药纳入关联审批等改革措施,业界分析,未来上游原料药垄断问题将得到更加有效的遏制。

  同时,财政部、国家医保局等部门针对流通环节商业贿赂问题的整治行动也已经启动,随着4+7带量采购政策落地执行,以及全面推开,医药行业的营销规则正在发生改变,药价中来自中间环节的水分将被挤干。

  而据业内人士介绍,特别是医保部门已经从采购、支付、定价等关键环节获得主动权的背景下,结合正在建设的医保统一信息化系统,未来药品成本将无所遁形。

  在《人民日报》的报道中,“互联网+医疗健康”也可为医疗服务提供全新的视角。香港白姐网。可以看到朱恒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把电子处方的支付纳入医保支付范围,通过处方共享,互联网企业将会对药品零售产生更大的影响,从而来降低药价。

  而北京大学药学院药事管理与临床药学系主任史录文则认为,应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医疗费用上,而不是只关注药价。

  但,无论如何,分析人士认为,在通过腾笼换鸟降低药价,提高医疗服务价格的总体思路指引下,药品价格一降再降还是医改的重头戏。与之同步,国家层面也将有更多雷霆手段。

  标签:人民日报 原料药 常用药 药价 药品 企业 价格 阿胶 原料 东阿 制剂 医疗 藿香 医保 正气 海外版 电子 反垄断法 央媒 药价怎么了